小心,胸部瘀青恐是乳癌的警讯!65岁玉燕女士去年左侧乳房莫名出现5元硬币大小的瘀青,原以为是不小心撞伤所致,但瘀青久久未消,就医确诊为早期HER2乳癌,肿瘤直径约3.8公分且癌细胞已侵犯淋巴。

除了接受手术切除病灶,还要接受化疗、标靶药物治疗,也必须装上人工血管,以便药物输入体内,可却多次感染而引起发烧和呕吐,相当令人难受。

乳癌防治基金会董事长张金坚教授表示,在乳癌治疗中,人工血管是必备的工具之一,如何降低因人工血管所带来的不适症状,一直是医界关注的议题。

乳癌防治基金会公布1项以台湾乳癌病友为对象,所进行的人工血管装置问卷调查报告,结果显示,只要情况许可,7成癌友希望尽快移除人工血管,如果出现过感染症状,则是百分之百希望远离人工血管。

调查也发现,除了感染等併发症之外,5成2病友认为,人工血管会影响手臂的活动,只能做一些轻鬆的家事和运动;4成3会觉得有异物感、不舒服,睡觉时需常常调整姿势。

有4成病友认为,人工血管可拆却不拆,这让自己觉得自己还在生病;甚至约2成病友常因装置人工血管而感到心情不好。此外,不少乳癌患者必须定期回诊、沖洗人工血管而影响工作。

罗东博爱医院副院长叶显堂说明,人工血管的「拆」与「留」,就是生活品质和癌症复发机率的一场拉拒战。以乳癌类型中恶性较高的HER2阳性乳癌为例,过去医界认为患者在完成半年的化学治疗和1年的标靶治疗后,人工血管仍需留置体内2年以上,以免癌症复发时需重新找位置装设人工血管的麻烦。

随着医药进步,HER2阳性乳癌迈入化疗合併标靶治疗的时代,患者复发风险大幅下降,越来越多医师倾向「能及早拆就拆,有需要再装」,因为人工血管的拆装过程很简单,患者没必要为了小小的复发风险,而长期牺牲生活品质。

此外,皮下注射剂型乳癌标靶药物的问世,药物已不需经静脉输注,也能发挥相同的抗癌效果,有机会让人工血管在化疗结束后即拆除,早点挥别「管束生活」。

相较于传统静脉注射剂型的乳癌标靶药,从沖洗人工血管、配药至等待药物慢慢滴进静脉血管中,需耗费数个小时。如果施打皮下注射剂型标靶药,则只要5分钟,就像是打预防针一样。

值得注意的是,人工血管留置体内可能造成的潜在风险包括:感染、导管脱落、导管断裂、复发性胸腔积液、血栓等。乳癌防治基金会强调,虽然儘早拆除人工血管是绝大多数乳癌病友的冀盼,但每个人的病况和照护情况不同,建议患者先与医师充分沟通,再决定合适的人工血管拆卸时机,尽可能保持位于天平上疾病照护和生活品质的平衡。

" />